栀子小姐

韩文清大大女友粉 灵魂撒糖炖肉 小仙女们的爱是我前进的动力w 请不要转载

【现欧】星期六

宁静安详的星期六早晨,人人都在睡懒觉,可惜欧阳是一个要加班的社畜。他提前两分钟醒了过来,挺尸等着闹钟。天已经大亮。


手机一震动,欧阳只能不情不愿地爬起来洗漱换衣。


他起身的动作有点大,躺在旁边的人翻了个身,也醒了过来。现充睡眼朦胧看着欧阳穿裤子,哑着嗓子哼了一声,“欸,太可怜了。”


欧阳气鼓鼓地回头瞪了这个自己当自己老板的人一眼,苦大仇深的表情把现充逗一乐,“看你这么努力,我帮你把尾款清了吧?”


欧阳立马狗腿地折回卧室,递上了手机,“老高你真好!”


现充嗓音里还带着睡意朦胧的笑意,“叫老公。”


摇着尾巴等在旁边的人悄悄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嘴上乖乖叫了。总比上学的时候叫爸爸来的强。


高先生靠着床头坐起身,手上噼里啪啦点了付款,然后目送他对象去洗脸。欧阳随便胡噜了两把,套上一件帽衫、背上他那个现充看来丑到不能直视的邮差包,风风火火就往外跑。


现充隐约看到那人在换鞋,但实在不想动,就提高音量说,“早点搞完,我去接你吃饭。”


门口传来了一句“爱你么么哒”,然后是关门的声音。

 

现充一边打呵欠一边叫了两份外卖,一份送到家一份送到欧阳的公司,然后扔下手机,眯起眼睛看了看窗帘的方向,咕哝一句“找时间换个遮光的”又回身躺下了。他摸索着把欧阳的枕头抱到怀里,很快就睡着了。

 


FIN


虐什么的、不存在的。哪有那么多心理阴影、苦大仇深,什么惨得过周六加班呢w爱他们就要让他们好好在一起嘛~

【现欧】八点半

这是一个主席去social、伟哥去自习、而高老师没课的日子。欧阳已经睡醒了,猫在被卷里玩手机。

“老高啊,”他举着手机探出床外,“论坛里有个帖子八卦咱俩!”

地上的现充正在换衣服。脱了睡衣穿衬衫,一边系扣子一边走到欧阳床头,“八卦咋俩什么了?”

欧阳热切地指给他看,还笑出来,“有人诬陷你暗恋我呢。”

高老师看看屏幕,又看了看欧阳,在他脑袋上胡噜一把,“头低点。”

欧阳乖乖听话,和站床边的那人随意亲了一下。

“我暗恋你了么?”

“哪能啊,您明恋!”


“……”

“赶紧去刷牙。”

[马艾]幕间生活

*海贼是部热门剧的演员paro?


马尔科到家的时候,艾斯正窝在客厅的沙发里吸溜鼻涕,电视上放的是他俩都出演了的那部热门剧。马尔科晚上喝了点酒,这会儿有些微醺。他在玄关脱了鞋子外套,沙发上的艾斯在拖长声音叫他,还吹破了一个鼻涕泡。

 

马尔科松松自己的领带,顺路抽了一张纸巾盖到艾斯脏兮兮的脸上,等那人配合地大力擤出声来,再拧拧丢进垃圾桶。

 

电视播的正是顶上战争那集,这会儿已经演到了后半,也就是艾斯‘退场’之后马尔科的戏份,而沙发上那人竟越发收不住眼泪。

 

年长的男人叹口气,换好家居服后顺便拧了条热毛巾给艾斯。此时抱膝蹲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已经哭成了一个球,待马尔科落座后迫不及待地挤进他怀里。

 

马尔科用空着的那只手把艾斯紧紧揽住,另一边把音量调大了点。在高清画质下观摩自己的表演果然还是有点微妙。

 

艾斯抹了一把湿乎乎的脸蛋,舒展了身体靠向热源,‘马尔科的表演果然很棒啊‘,他呼了一口气,’这一段不死鸟的心情我简直不敢想‘。

 

金发男人侧过头看他发表感言,细细端详了他一会儿,最后决定亲在还算整洁的额头上。

 

艾斯摸了摸被亲的脑门,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片尾曲适时响了起来,他有一点点哭过之后的空虚,绞了绞变冷的毛巾,小声说‘我想给尾田先生寄刀片‘。

 

马尔科闻言笑出声来,‘怪他这么惨烈地把你写死了?‘

 

艾斯不满地补充,‘还有老爹和我都不在了的话,对你也太不公平!‘

 

马尔科揽了揽他,‘我可是不死鸟,总要向前走的。‘说着握住艾斯的两只手臂,把人提溜起来。

 

艾斯这会儿还有些难过的余韵,硬是抱住爱人的腰背不肯好好走路,他闷闷地开口‘尾田先生是个好作者,可正是这样,才更不甘心。‘

 

马尔科拖着他一路到浴室,胡噜一把青年短翘的黑发,‘故事是好故事,但我们有我们的生活。‘

 

被扒干净冲刷了一会儿热水的艾斯终于恢复了一点活力,他攀上年长恋人的肩膀,‘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说着另只手伸向对方的下身,不怀好意地握了一把,‘我现在迫切需要一点我们的生活‘。

 

 

 

FIN

【周翔】叫外卖


又是热的要命的一天,周泽楷和孙翔两个摊在公寓的客厅里,一个看书一个打游戏。

孙翔窝在他妈妈寄来的席子上翻手里的菜谱大全。他在空调房里呆久了有点犯蔫,连游戏都不想打,周泽楷只好拿着手柄一个人坐到地板上。

恐怖游戏的音效外放出来就大打折扣,不过多少能起点防暑降温的作用。


夏天容易食欲不振,翔哥这翻来覆去的正是在给午饭寻找灵感。折腾了有两遍,恰逢胃袋里消化空空,这才越看照片里的红油越觉得满意。

他伸腿探探前边的枪王大大,打断了周泽楷鬼打墙的步伐。玩得不怎么投入的人按好暂停,回过头看他。

孙翔懒洋洋拿脚趾头勾周泽楷的裤衩边边,被一把握住脚踝镇压了。眼看着自己男朋友的头上具现出个问号,但这锯嘴葫芦还是一个字都懒得说。

周泽楷转过来的上半身啥也没穿,大方地露着人鱼线。孙翔不由第一万次感慨,我对象咋这么好看呢,然后鬼使神差地把被掐着的那只脚踏上了面前的腹肌,诶呀脚感一级棒。

周泽楷手上一使劲,把人从矮沙发上拽了下来,孙翔顺势滑到男朋友旁边,试图以一米八之躯表表现自己的柔弱。

换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吃他这套,偏偏周泽楷被吃的死死的,他放开孙翔的腿,转而捏起对方的下巴,陪他尬这出霸总和保洁小妹的戏。

孙翔的肚子咕噜一声,周泽楷被逗笑,问他,“饿?”

翔哥故作娇羞地点点头,“超饿!枪王大大做饭吧!”

这个做饭,说的当然是周泽楷做,翔哥他从小被孙太太惯着,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比起上海男人小周差远了。

不过好男人周也有不想下厨的时候,他一脸'好委屈',冲男朋友眨眨眼睛,“热,不想做。”

孙翔被这眼神电了一下,哼唧着“诶你这人怎么这样,犯规了啊。”一边探头在周泽楷嘴上亲了一口,“翔哥这么疼你,我们叫外卖好了。”

皆大欢喜,两个人都很满意,摸过手机就头凑头合计起吃啥好的问题。


过了午饭时间的外卖送的飞快,电子铃响起来的时候,他俩还一起在地板上瘫着。对视一眼,孙翔的脸上写满了'本宝宝不想动'。周泽楷眉眼一弯,逗他“叫老公。”

翔哥这会儿廉耻感全无,乖乖叫了还送一句么么哒。被叫那位笑弯了眼睛,看起来特别温柔。

周泽楷撑着膝盖站起身,孙翔赶紧摸过一件T恤递过去,“咱家的东西可不能让别人看了。”

周泽楷从善如流兜头套上了,“好,不给看。”



FIN

他俩就是叫了个外卖23333甜不甜





【楼诚】巴黎冬日


从明堂的宅邸出来,没甚急事的兄弟二人打发了司机,慢悠悠往回溜达。起初明楼似乎在想事情,一语不发闷着头走在前边。明诚也不打搅他,错后半个身位跟着。

路过那家食品店的时候,阿诚才叫他一声,手上拉了下那人袖子。明楼从思绪中脱出,顿了顿跟着少年走进小店。

阿诚采买了几样食材,挑选好坏这些明楼一概不懂,就只坠在明诚身后,看少年陀螺一样滴溜溜转。到结账的柜台前,明诚用尚不熟练的法语问好、询价,然后笑眯眯冲着明楼摊开手掌。

一直眉头不展的人也不由得舒展面容,乖乖掏出钱包递了过去,端得是拿这孩子没有办法。

待钱货两讫,兄弟俩抱着纸袋一前一后回到街上。这回是两人并排着,明楼自然地接过较重的那一袋,有一搭没一搭问起明诚的情况。学校怎么样、语言课难不难、有没有认识新朋友......他自觉是个不错的兄长,应该对幼弟的一切了若指掌。

杂七杂八闲聊了一会儿,又想起刚刚在明堂宅邸里那段,于是拐着弯子问阿诚愿意去学校学艺术还是跟着家里学调香。

明诚心里其实最想学些稳妥、有用的,但这种不上台面的心思不好意思对明楼讲,还是乖巧地颔首说,“听大哥的。”

明楼闻言偏过头瞄了阿诚一眼,大概能猜出这孩子的顾虑。他叹口气,放软了语气,“你学艺术是很有天分的,想学其他也都可以。你还有很多时间去了解,先去大学旁听一些课程再做决定也好。”

一旁的明诚点点头,他还不知道自己对什么学科感兴趣,但明楼说的话他从不会质疑。

晚秋的巴黎比上海的冬天更冷些,明诚走着走着就离明楼越来越近,兄弟俩的肩膀时不时挨擦着。年长那人把手里的东西往上掂了掂,问身边的少年,“冷了?”

阿诚抬头望向明楼,被高领毛衣覆住的脖颈还好,但小小的脸蛋和鼻尖已经有点泛红。明楼自说自话做了决定,“明天去给你添些衣物好了,买件外套再买条围巾。”

少年的脸好像更红了一点,埋下头小声说,“谢谢大哥。”

明楼想,你都是我的,买衣服算什么呢。但思量再三还是把这句话咽回了肚子里。曾经稚嫩的弟弟已经是一个独立的人了,但却还不是一个成年人。真是磨砺啊。



FIN

接漫画第五话的地方。诚哥的成长和转变。

[楼诚]美丽新世界

初到巴黎的第一个早晨,倒着时差的两个人都起得挺早。就是这样,阿诚还是更早醒过来的那个。


放轻手脚拾捯好自己,明诚惯例从昨晚刚收拾好 的衣柜里,拣出大哥今日的行头。想起临行前大姐打趣的话,复又拾起那条蓝色的领带、围到自己脖子上。灵巧的手指上下翻飞,没一会儿就打好一个饱满端正的三角结。然后稍扯松些再褪下来,安放到那叠衣物上。

从衣帽间出来的时候,床上那人仍毫无所觉地睡着。这时候的明楼还不像许多年后那般难以入睡、且容易惊醒。明诚不由自主笑笑,这叫大哥起床的差事,还是再等一会儿吧。

尚很青涩的少年人转身进了和饭厅一并的厨房。这间公寓不像上海的公馆那样大,毕竟只住他和明楼两个人,帮佣也不住家,只是定期来打扫。


这会儿,橱柜里已经安放好新鲜购置的食材,挑捡、清洗没用几分钟。期间阿诚还手脚麻利地煮了个咖啡。小抿一口自觉不错,然后就回去继续看顾他的煎锅了。

明楼那边听到水开的响声才迷糊着醒过来。看到床尾整齐的衣物和其上正三角形的领带结,不由心生感慨。阿诚做事最是妥帖,自己没了他还真不行。

刚开学这会儿都是些介绍性的课程,时间也还早,故而明楼晃进饭厅的脚步很是悠闲。阿诚那边已经准备的七七八八,只等家主来落坐了。

少年人随手解下围裙,跟兄长简单互道了早安,也随之坐下来。明楼这人一向是要挑剔两句的,丰盛了要问这么多呀、随便了要问就吃这个啊,结根得很。明诚早习惯了,也不管他的少爷脾气,反正挑剔完了他还是会乖乖吃起。

待明楼收拾东西准备出门的时间,阿诚还抽空洗了个碗碟。预备学校到公寓的距离比索邦要近上许多,他不像明楼那样急着走,还接下了去邮局寄信的任务。


目送大哥下楼之后,阿诚才开始准备自己的东西。不紧不慢关门落锁,下到公寓门口略略站定,少年深吸了一口早晨清冷干燥的空气。


这是一个崭新的世界。


此时距离三面间谍“青瓷”活跃在中国,还有9年……





FIN

我就是不信木娄一秒学会打领带。。。漫画这波太甜了、翻来覆去舔,激动无法自拔

[贺红]有没有人知道b站的吃播up山人自有妙计?

主题:有没有人知道b站的吃播up山人自有妙计?

1L 首杀!是山人和金主大大那个?


2L 前排~就是50根粟米棒走红的那位吧


3L 啊!我看过那个视频!一个红头发的男生,超专注的啃玉米棒子,啃的老干净了!吃相也灰常可爱~~


4L 那个视频里的我山仿佛一只认真的仓鼠w 

仓鼠山.gif


5L 猴可爱哦~等会儿就去回顾一下!!不过wuli山山可不只是吃播up哦,人家又能吃又会做,麻吉宜室宜家!👉指路b站专题 我跳


6L 值!得!一!提!的!是!他好多视频里都能看到男票的身影~~~~据说是个土豪大帅比!!!每次直播俩人都要撒狗粮,山人吃了几斤饭,我们就吃几斤粮!!


7L 每集都有冷冷的狗粮在我脸上胡乱的拍😂


8L 然而这狗粮我吃的心甘情愿好么,再来一碗啊!!山人的男票,通称贺总,人real攻!虽然几乎没在视频里露过脸,,,但是声音乱!磁!性!一把的~~身材也好好!!prprprprprprpr


9L 隐藏西皮粉被炸了出来Xd


10L lss,贺总露过脸的哦!是个大帅比哦!悄悄放个截图 

贺金主涮火锅.jpg


11L 这个真心帅诶!比那些明星都不差了吧!翻滚跳跃求视频地址~


12L 叫我雷锋👉 地址


13L 有毛毛的地方就有我!愉悦路过wwwwww


14L 毛毛?


15L 啊,直播里听贺总叫过啦~有时候也会不由自主跟着这么叫~嘿嘿嘿

视频里毛毛一般管贺总叫金主、有时候也说 你们贺总 啥的~趁贺总不在的时候就偷偷摸摸叫人家山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6L 不过并没人跟他一起这么叫呢 和善的微笑.jpg


17L 说起来中秋节那阵儿不是好多美食up教大家做月饼么,我们山也做了一期。但,整个b站,就他一个人,做完全吃了哈哈哈哈红红火火!!三十个小龙虾月饼哦!恩,其中金主吃了俩。


18L 这傻孩子还称赞金主好养活来的23333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贺总硕大的白眼23333333


19L 还有还有,上个月山人不是开始饭前称重了嘛。最近大家强烈要求放过那个碗,麻烦称一下饭前饭后的你hhhhh


20L 这个贺总可以用坚强的臂膀代劳23333不需要秤了


21L 山人和贺总的料那是相当的多!什么 不慎吃了朋友的生日蛋糕啦、我卖房子饲养你啦、这个好吃给你吃啦balabala,数不胜数!!指路小粉红一号楼 👉走你


22L 这安利我吃了!火速摸去看了视频,卖房子那个太萌了啊啊啊啊啊!!!

毛毛你今天又吃了我一套房子,再吃咱俩就得去睡桥洞了是什么啊hhhhhh行星吞噬山!!!!


23L 还好我们贺总家底殷实,山山吃个十年八年的估计没啥问题233333333


24L 我们毛也是很会赚钱的好不叻~~吃播、美食博、开饭店,说起来山山还存着一颗包养贺总的心呢w


25L 这波理想我给满分!


TBC

赠送一个ASK

毛毛的部分

Q1 山山从小就是大胃王么?怎么发现自己食量惊人的呢?

A:小时候家里穷,老吃不了全饱,我还以为自己在长个儿。中学时有一次跟朋友们去吃自助,放开了才发现其实能吃,很,多。


Q2 求问山人是怎么认识贺总的呀?爱你么么哒~

A:上学的时候零用钱有限,老买三块五一个的三明治来填肚子,引起了贺金主的注意。熟起来之后常去给他做做饭啥的。


Q3 山人在生活中除了做饭吃饭之外还有什么其他爱好么?

A:收集菜板算么?推荐一家俄罗斯的木工艺菜板,手感一级棒,而且制作过程非常的治愈强迫症,店铺地址看我主页。还有就是打打游戏什么的吧


Q4 听说山山要开自己的餐厅了哇?什么时候?开在哪里呀?想去吃嗷

A:最近一直在筹备中,应该是私房菜馆类型的。等开业了会告诉大家,也会有粉丝福利的,到时候欢迎光临!


Q5 虽然看山人吃饱饱很开心,但有些担心你的身体呢!

A:之前去体检了,结果很健康哦,医生说我吃得多是因为胃袋比较有弹性。。。


贺总的部分

Q1 贺总贺总你家附近有自助餐厅么?老板怎么那么想不开呢?

A:有,我俩去了一次,店长差点报警


Q2 贺总你说为了喂养山人卖了房子,那么请问你一共有多少套房子?

A:很多套


Q3 金主大大,你发现毛毛这么能吃之后,有没有后悔过当初承诺要养他一辈子?哪怕一点点??

A:没有后悔,就怕一辈子还不够长。


这回真没了。

详细说明一下,吃播+美食up的梗是用密子君、我的样子平平无奇、木下等几位攒出来的,前两天撸否也有一个姑娘po了梗,想想还是大体用原设定+吃播这样。其中卖房子、老板报警都是密子君和饲养员的日常;称重、饥饿的童年和胃袋弹性大来自木下;小龙虾月饼和菜板来自平平。喜欢的可以去b站看看w

对不起我要笑了,那些链接是假装做成链接的样子啦hhhhhhh不要去点嗯

[贺红]好好生活 好好恋爱


挂断见一的电话之后,贺天有点丧气地倒掉了自己煮出来的那锅不明物体。明明那个人做起来行云流水的事,自己却是不擅长。看来人和人之间的技能点真是天生有差异。


无奈他这被养刁了的胃,再也不愿意接受油腻腻的外卖了。所以当务之急还是想办法填饱肚子。加上刚刚电话里提到的那件事,他决定先把人弄到家里来。

 

莫关山这边正因为见一的横插一杠而焦头烂额。本来下定决心的事情,一被干扰又动摇起来。贺天在这时候打来电话,简直不胜其烦。他憋着气按掉了两个,那个大少爷却还不死心。跟个闲人你来我往也实在没意思,莫关山于是没甚好气地接起来,对着听筒狠狠喂了一声。

 

贺天听出那人的强撑和掩不住的疲怠,好像那幅眉头紧锁、眼眶红红的样子就在眼前。他一边象征性的收拾着残局,一边在心里默念,‘难受了吧,快到我身边来吧。’说出口的话却还是一贯的恶劣。

 

“过来给我做饭。”

 

这语气可能比平时温柔了点,但莫关山完全没注意到。他停住脚步,撑在街边的路灯上倒了两口气,简直出离了愤怒。他心想贺天怎么能这么无耻呢?俩人之间还有上午那档子事呢,就当作什么也没发生?

 

“贺天你他妈要点脸!”

 

那边混不在意似的爆出一声轻笑,气的莫关山脑仁疼。贺天还是一副十足的混蛋样,“你不是缺钱么?给你上次两倍的钱,再给我做顿饭呗。”

 

红毛只觉得一股邪火从头顶冒出去,人气极了反倒冷静下来。反正王八蛋的钱,不挣白不挣!

 

贺天听他半天没出声,估计是妥协了。他这人最擅长得了便宜卖乖,于是欠儿了吧唧补充一句“家里没菜了,我想吃炖牛肉。”

 

莫关山啪的挂断电话,掉头向旁边的超市走。真是整个人都被吃死了。

 

————————————————————

 

等他提着一兜子菜进门的时候,贺天早放弃了那一片狼藉。莫关山懒得理他,直接收拾出一小块地方,洗菜做饭。贺大少爷叼根烟,指手划脚地跟着他瞎转悠。在购物袋里翻了一会儿没找到牛腩,他还挺不高兴。

 

红毛翻了个白眼,“这么晚了,有的吃就不错了,别在那挑三拣四。”他知道自己今天火气比较大,按往常贺金主肯定还要重复什么‘不好吃你看着办’之类的屁话,今天倒是什么都没说。


来的路上他也想了想,贺天找自己大约不是做饭这么简单。应该是那个金毛小子让他帮着劝自己。大家相识一场,这份好意他心领,但更多的却是不能要了。至于贺天对自己那点虚无缥缈的兴趣或是好感,他奉陪不起。

 

 

饭桌上,两人都一时无话。似乎是意识到接下来可能不太愉快,不想坏了吃饭的好心情。

 

莫关山做的姜汁烧肉很美味,男孩子们吃饭都快,没几分钟就扒拉得干干净净。贺天一向直白。他放下碗筷、歇口气儿之后直接切入主题,“你不要答应蛇立,别退学。钱我可以借你。”

 

桌面下红毛放在膝盖上的拳头跟着紧了紧。

 

他难道不知道退学之后一切光明的未来都与自己无缘了么?但他真的找不出一个答应贺天的理由。这一天过的太漫长了,莫关山听着自己的声音变得干涩又陌生,“我不能答应你。”

 

看到红毛眼里的难堪和苦涩,贺天也跟着难过起来。困扰对方的,是在自己眼中并不多严重的问题,但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他对莫关山抱有好感,那人却不愿意相信他。

 

贺天清了清嗓子,“你不要会错意了。这钱我说是借你,就一分也不会便宜了你。利息我都给你算着,等工作了一并还我。”

 

他向桌缘的方向倾了倾身子,“你一个大男人有手有脚的,还怕还不起么?”

 

红毛飞快地抬起头,不知道是话里的哪个部分让他感到动摇。

 

“早点工作、磨练性格确实不失为一条好路,但也不该是现在。你想过以后么?搬砖也好,在酒店也好,都干不了一辈子。人生不是只有这几年。”

 

餐桌对面的少年嗫嚅了一句,反驳的话全说不出口。胸腔里却溢出了几丝微不可察的委屈。

 

“你愿意信蛇立,就不愿意信我么?别担心,我借你钱是稳赚不赔的投资。很快、用不了几年,这些钱对你来说就什么都算不了了!”

 

红毛向上牵了牵嘴角,鼻子里轻哼出一点笑意。脸上的沮丧似乎褪去了不少。“贺天,你说你怎么不去搞传销呢?”

 

见他脸上放晴,贺天绷着的神经也稍微放松下来。他越过杯盘去够莫关山放在桌上的那只手,“实话而已,相信我。”

 

红毛半站起身,顿了顿,还是拂开了对方的手。他在餐桌前站定,“我,不会去顶罪。钱的事情再说吧。”

 

贺天握了握空空的左手,很快也跟着起身。看着那人端着餐盘忙忙碌碌的样子,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抱着手臂靠到一旁。

 

趁着莫关山专注地刷那只差点烧穿的锅,贺天暗搓搓地踱到他身后,两臂交剪在对方腰上,整个人柔若无骨的赖了上去,任红毛怎么努力把他抖掉都不为所动。因为头埋在对方肩膀上的缘故,说话的声音闷闷的,“我刚刚想起来,咱俩还有件上午的事呢。”

 

感觉到脸侧的皮肤烫了起来,贺天有点得意地笑笑,“讨厌我啊?”

 

莫关山气得拿手肘向后捅,“最烦你。”

 

被‘肘击’的人装出受伤的样子,“那怎么办啊,我还挺喜欢你的。”

 

刚觉得二人关系有所好转,对方就又做出这幅轻佻的样子戏弄自己。红毛真有点不高兴地想要转过身,却被身后的人轻松制住。一只干燥温暖的手掌盖上了自己的眼睛。

 

贺天的声音从比刚刚还近的地方传来,“咱们现在这个年纪也不可能说什么一辈子,但我是认真的,交往试试呗?”

 

 

这会是自己想的那个意思么?这个不可一世却对着自己耍无赖的贺天?

 

好在他们都还年轻,可以尝试、可以犯错。何况都是大老爷们有什么了不得的!莫关山用一只沾满泡沫的手拉开贺天的手掌,回头看向那张难得羞涩的面孔,“试试、就试试呗!”


【Stony】 AU!Rogers叔叔,早上好

*这是一个大盾被提前挖出来的养成au,不过本篇没什么体现。时间大约是妇联2。

 

最近才搬进大厦的Maximoff双胞胎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晨间光景。在复仇者们不太统一的早饭时间,那个传说中的美国队长单手托着一个男人的屁股,无比自然地走来走去。就好像挂在他身上的是个小婴儿什么的,而不是一个钢铁侠?

 

双胞胎里那个女孩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呼,但这没影响到Steve的动作。他拉开一把餐椅,把身上那人小心地倒进去。接着就走向流理台,熟练无比地为他俩准备早餐。

 

平日里总是神采奕奕的那位似乎刚经历了一场开机失败。他从被放下之后就一直保持着脸扣在餐桌上的姿势,不知道是没醒还是昏过去了。双胞胎好奇的视线不停在两人之间飘来飘去,善解人意的鹰眼侠决定由自己出面打破尴尬。

 

Clint衡量了一会儿Tony的状态决定还是友善一点。他越过旁边的孩子们踢了踢大厦主人的脚,“嗨铁罐儿,你知道你已经不是五岁了么?”

 

半昏迷的人像醉汉一样胡乱挥挥手,试图赶走嗡嗡响的肥鸟。但一个脑袋死机的钢铁侠并没能阻止Clint用掉在桌上的谷脆乐丢他。正在弄Scramble蛋的Steve责备地看了那个神盾特工一眼,Clint只能投降。谁让人人爱的好队长做出一副他踢了小狗的表情。没人能逃过Steve的责备而不充满愧疚感。

 

接着热爱八卦的鹰眼侠将注意力转向了他们的好队长,“Cap,铁罐又不是没有腿。你在给孩子们做错误的肢体接触示范。”意料之外被点名的双胞胎立马分开坐好,刚刚无意识靠到一起的半个身子迅速拉开了距离。那个男孩有点尴尬地清清嗓子,而女孩似乎没太在意,她眼神里还是兴致勃勃的。

 

Steve端着两个盘子向餐桌走来,完全不理会Clint幼稚的挑衅,“你也早,Clint。Tony只是没睡醒,还有不要玩食物。”鹰眼侠向着他们的好队长做了个怪脸,又在对方看过来的时候马上低头,装作从谷脆乐里挑蜂蜜星星。

 

Steve则忙着把叉子塞进Tony软绵绵的爪子里没空搭理Clint。顶着一头乱发的那人闭着眼睛嗅了嗅,发现食物里没有自己的能量之源后,拖长了声音跟Cap要咖啡。好队长只是把他扶正,确保人不会一头栽进盘子里。然后温柔却不容拒绝地重申好好吃早餐、减少咖啡因摄入balabala的长篇大论。

 

Tony也像往常一样败下阵来。他挣扎着把眼睛睁开一条缝,试着暴力切割盘子里的培根,但只是把堆在旁边的炒蛋也搅得一塌糊涂。他稍微寻找了一下,然后向着Steve的方向唉唉叫,“Steeeeeeeve!我不能控制我的手!”被呼唤的好队长就从善如流地拉过他的盘子、切好食物之后给他换了一把勺子。

 

两人的进食速度因此大大加快。等Tony吃干净所有残渣,Steve起身去把盘子放进洗碗机。对仍在磨蹭的几个队友道了早安之后,他又捞起了伸着手要抱抱的钢铁侠,然后和来的时候一样迅速地消失了。

 

坐在他们对面的鹰眼表示这太辣眼睛了,我还是继续吃蜂蜜星星吧。而一直默默观察的Wanda眼神迷离地感叹,“这真可爱!”她兄弟发出一声不赞同的‘Ewwww……’,好像刚刚的所见给他留下了心灵创伤。

 

女孩带着点兴趣询问年长的队友,“他们,我是说队长和钢铁侠,他们一直如此么?”

 

Clint唔唔两声,咽下嘴里的东西之后,摆出一副要大谈特谈队友八卦的架势,“铁罐儿从小就对Cap迷恋得不得了,这在他爸把老冰棍儿捞出来之后变得越发不可收拾。可以说他的整个青春期都在研究怎么钻到Rogers叔叔的裤子里去。”

 

看着两个孩子微微变红的脸,Clint感觉愉悦又罪恶,“然后等到Tony成年的时候,Steve就被他得手咯。”他故意把这惊心动魄错综悖德的爱情故事说得轻描淡写,毫不意外收获了两个孩子猛烈的抽气声。

 

男孩有点无法相信地再次向他求证,“美国队长和钢铁侠是爱人?”

 

如果不是为了维持前辈形象Clint简直想咯咯笑,‘爱人’,多可爱的说法啊。他俏皮地点了点头,非常满意孩子们脸上惊讶、不可置信、怀疑世界的表情。

 

很快,消化接受了一切的女孩满心愉悦地抓过她兄弟的手臂,“这太浪漫了!”Pietro则做出一个无法理解的表情。但妹妹总是对的,他无从反驳。接下来,他们又聊了一些快银不愿意回忆的感情故事的‘细节’,Wanda倒是听得很开心,并在接下来好长一段时间都用看着小熊宝宝的柔软眼神看队长和铁人。

 

——————————————————————————

 

电梯里

 

吃了早餐但没有喝到咖啡的Tony Stark又把脸埋回了Steve肩膀上,“我们刚刚似乎给小朋友留下了错误印象?”

 

四倍力的金发男人只用一只手就稳稳托住了怀里的人,他用空出的那只手去按电梯,“孩子早晚会长大的。”

 

稍微清醒了一点的钢铁侠笑着将手指绞进那头灿烂的金发,“你说的算,”他低下头,嘴唇碰了一下他爱人的,“毕竟你对此深有体会。”

 

 

FIN

大概是一个盾铁更早相遇的AU,相处模式因为是养成(?)所以更腻歪。会有后续。

【楼诚】年年月月逝去更是觉得深爱你(个人合集)

把统一背景的养成系列/办公室系列/生子系列做了一个pdf,按照时间顺序共计19篇。

写的时候是乱序,这样按时间顺序比较能够看出情感变化呢w愉悦~

百度盘自取

http://pan.baidu.com/s/1pKOEG11

百度盘用不了的盆友可以走袖底,那边首楼重排了w

http://www.gcslash.com/thread-3493-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