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清澈本澈

韩文清女友粉 灵魂撒糖炖肉 小仙女们的爱是我前进的动力w 请不要转载

【楼诚】第八周(ABO孕期日常第二发)

背景:如果omega阿诚一开始被明家收养的时候就是预备少奶奶。

第一发 敢于吃老婆剩饭的男人才是好男人


得知阿诚怀孕之后,明镜隐蔽地找明楼谈了一次。主要内容是叫他给阿诚减轻工作量,不许再派他出外勤和应酬。之后又拉拉杂杂说了一些怀孕初期的注意事项。诸如清淡饮食少食荤腥,补钙补叶酸,还有可能会出现的食欲不振,腿脚抽筋此类等等。面对长姐,明楼向来毫无还手余地,只能连连称是,点头哈腰全数应下。

 

明镜见他敷衍,用力在他手臂上拍了一下,斥到“烟酒也一并忌了吧,以后孩子出生了也不许再捡起来。”明楼只能表示服从。

 

两人这会儿头凑头面对面坐在小客厅的沙发上,年近不惑的明镜看着已过而立之年的弟弟,忽然从心底生出一股笑意,她轻叹一声,“你可是要做爸爸了啊!”话里几分唏嘘几分慰藉。

 

明楼心里一暖,拉过姐姐置于膝上的手。他想说这些年辛苦大姐了,但明镜的辛苦又哪是一两句话说得完的。思及爱人和即将出世的孩子,明楼心里也很悸动。

 

明镜见他绷直了唇线,却不是一贯的严肃模样,终于觉得对父母的在天之灵有了交代。

 

临出门的时候,明楼忽然又被叫住。大姐吞吞吐吐,斟酌了一会儿用词,最后说叫他俩不能行房事。明楼闻言一脸尴尬,明镜面上也很是羞窘,却还是要尽到长辈的义务提醒他,“你不要不当回事呀!头三个月禁止激烈运动的!”

 

饶是英明神武的明长官,跟一母同胞的长姐讨论这个问题也是尴尬到只想逃跑。明镜还在那里补充到“阿诚从来顺着你,你可不许主动跟他提!”房门关上之前,里边不肯放弃地飘出来一句“不行就分房睡啊!”

 

明楼落荒而逃。

 

 

回到他和阿诚的房间的时候,明诚正坐在桌前喝牛奶,他现在很注重补充营养。不知道是不是血液里孕酮素升高的缘故,整个人看起来格外婉顺,好像罩着一层散发暖意的柔光。

 

明楼走到他背后,充满眷恋地抱抱他。能和阿诚有一个共同的孩子,是一件超出明楼想象的好事。明诚伸出手臂接受了对方的爱意,并回报给他一个颊吻。

 

怀孕之后他们之间这种黏黏糊糊的小动作越发多了起来。腹中的小生命似乎给他的双亲之间建立了一道实质的纽带,他们迫切需要亲密的行为来表达情感。

 

一个浅尝辄止的吻过后,阿诚问他“大姐刚刚跟你谈了什么?”他心里猜想应该是跟自己怀孕有关的事,却不料明楼说“大姐让咱俩分房睡呢”。诧异地啊了一声,明诚很快反应过来。他拢了拢明楼圈在腰间的手臂,好整以暇地问他,“要分么?”

 

明长官怨念地埋头在爱人颈窝,闷闷地吐出一句“不分!”

 

阿诚觉得这人蜷着高大身躯耍赖的样子又好笑又可爱,不过他俩现在这种恨不得黏在一起的相处模式也确实难以分开。“那就辛苦大哥咯”。

 

他这幅恨人的小样儿招得明楼牙根痒痒,无奈人动不得,只能忍。明楼自觉还是很擅长忍耐的,毕竟当年等阿诚长大就等了好几年,区区三个月(其实还有一个月而已)算什么呢。

 

 

等明诚喝完牛奶,明楼拥着爱人向卧室走去。阿诚习惯睡前看看书,明楼就给他拍松枕头靠着,自己换好睡衣,到床铺另一边挨着阿诚躺下。

 

才知道这个消息不久,明楼也还有很多问题需要消化。握着爱人的一只手把玩了一会儿,他撑起头问阿诚,“会是个男孩还是女孩?”

 

明诚瞄书页的动作顿了顿,说“应该还没分化性别呢。”明楼思考了一会,又不甘寂寞地问他“现在有多大个了?”

 

被纠缠的人无法,只能带着明楼的手一起抚上自己平坦的小腹,那里仍有着肌肉的线条,但他知道那些腹肌很快就会消失无踪,那里会为了他们的宝宝变得柔软松弛。明楼也爱恋地摸了摸那处,虽然现在还什么也摸不出来。

 

阿诚攥住那只乱摸的手放回身侧。感受到明楼不依不饶的视线,略略思索一会,回答“大概葡萄那么大吧。”

 

得到答案的明长官不知道脑子里想了些什么,也靠着床头坐起身来,眼睛直勾勾瞄着对方还没有太大变化的身体。明诚也顺应他的心意放下书,专心与他对视。

 

明楼凑近爱人平坦的胸口,不老实地摸了两把,换来了明诚不赞同的挑眉才讪讪收手,但他的视线几欲化作实质穿过那层薄薄的睡衣。明诚被看得受不了,只能妥协地让他想问什么问什么。

 

明长官有点难为情,可还是耐不过好奇,臊着脸开口,“会有奶水么?”

 

明秘书跟着低头看一眼一马平川的胸口,“会吧?”

 

明长官满意地点点头。抱着爱人一起躺回被窝,掖好被角之后又煞有介事地补充一句,“没有也不要紧,反正明家养得起”。

 

 

FIN

此时楼上睡房里的明镜:三年抱俩还是很有希望的!


评论(32)

热度(567)